啵啵啵

篝火:

“讲个真,不担心你才思枯竭,怕你被庸众捧杀。最怕尚在格局有限时,先被周围夸奖淹没,稍有姿色,稍有才华,也都是蛮尴尬的事,会有无数个时刻,你站在一级台阶上,以为窥见了天光。”


文素 @摘纪录 

伏暑

平和岛榛子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烈日炎炎,蝉鸣清脆响亮。街上如同熔炉一般燥热。




这条名为歌舞伎町的街如往常一样吵闹。

“哎哎,特价大处理啦,买二送一!”

“……”




小贩们很有默契地在路边排成一排,各自叫卖着。温度加上噪音,让人更加难受。




“看那里!该不会是……”一个小贩指着远处走来的一队人。




“笨蛋!那是鬼之副长土方十四郎!多少摊子都是被他收拾的!快拿东西跑路!!”




说罢每个人都熟练的打包好自己的东西以极快的速度跑了。剩下几个倒霉的动作慢只得垂头丧气地认命交罚款。




“喂喂,饶了我吧,怎么又是那家伙。”




土方远远看到,那个挂着万事屋招牌的店铺前,又在地上摆了各种杂货,还放了喇叭叫卖。




那些小摊贩看到他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一溜烟儿就跑完了,那家伙居然还在遮阳伞的躺椅上悠哉悠哉地享受着冷饮?!




直觉告诉他,遇见这人准没好事。可是又不能不管。




烦躁地点了一支烟,走了过去。




“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摆在外面啊你这家伙!”

土方将银时脸上的漫画书拿了起来,重重踢了他一脚。




“嘁,怎么又是你。”银时极不情愿地起来,一把抢回漫画书。

“城管都这么闲的吗?三天两头来我这里挑事,恬不知耻的拿着群众的血汗钱来欺负人民吗?!”




“还不都是你不遵守规定?!否则谁有空来管你的事啊!”

土方彻底暴走,要不是近藤老大说最近上面要来检查,他才懒得去管这个难缠的家伙。其他商家都好说,就这个家伙不服从管理,还雇了一个战斗力很高的中国丫头。

见他没有收回的意思,土方将叼着的烟吐到一边,捋起袖子将目标转向摊位。




银时见状拉住土方的手臂并且大喊:“来人啦!城管打人啦!!”




土方青筋暴起,气的用另一只手反抗,却也被牵制住了。

“混蛋——放开我,不然老子告你袭警!”




银时趁机在他耳边轻语。

“你可以告我——性骚扰。”

“滚开啊你这猥琐的死鱼眼!!!”




“土方桑,把这个炸了就没事了吧。”冲田用食指指向了小摊,打断了两人的对话,一回身架好了加农炮。




神乐叼着醋昆布从万事屋出来发现银时和土方扭打在一起,而那个该死的小鬼居然对准了她辛辛苦苦摆放好的摊位!二话不说拿着伞便冲了过去。




在慌乱中,摊位不知是被谁碰翻了,支架也倒了,杂货撒了一地。




“可恶,人民公仆就是这样对待你们的衣食父母的吗?!你们的老妈会哭的哦,真的会哭的哦!!”银时提了提短裤,拿起一旁的洞爷湖砍向土方。




那些原本只是掉在地上的东西被银时一脚就踩坏了好几个,自己却浑然不觉只顾着进攻。




没过多久,众人就都没了力气,大口大口喘着气,汗水湿透了衣服。




万事屋门口,一片狼藉。




既然已经这样,违规摆摊也已经解决了。

“我们撤。”




土方回头看了一眼银时,恰巧对方也在看着他,咳了一声掩饰心虚和脸红,眼光转向别处。

“山崎,找几个清洁工来把这里打扫一下。”




银时觉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非常可爱,而且自认为这是他在内疚所以帮忙。不怀好意地盯着他。




“别误会,我只是不想影响市容而已。”土方像是知道银时的想法,冷冰冰地说道。可恶,为什么脸这么烫啊,该死的一定是天太热了,嗯对。




“那个,土方桑,你说的别误会是指什么啊?解释就是掩饰啊,你说是吧,china。”神乐冲他扮了个鬼脸,而土方好像脸更红了。




“要你多嘴啊臭小子!走了,收队。”




“银酱……”神乐拽了拽银时的衣角。“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……”

后者看了看一地惨状,又抬头看着远去的执法大队背影,嘴角上扬。

吃什么啊,当然是要吃,好吃的东西咯。